盼君离

生而为人,对不起。

一场江湖,一场梦。


每每从蜀中来到江南,我必定会去烟雨阁,并不是说那里的姑娘身姿曼妙,或长相倾国倾城。而是,总能看到那里的琴师,那人时常着一身白衣,面目清秀,我也只在远处观望着,能看清的也只有这些。那琴师技艺高超,我根本看不清他的手。
我还记得,我第一次见他的情景,春风刚刚吹到江南,天气还有些许寒意,我从那冒着烟雾的湖上看到那琴师对我微微一笑,接着他的琴声便绕缭在我的耳畔,足足三日方褪去。
与他第一次交谈,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。那日,一醉汉来砸场子,那汉子的妻子便是那里的舞娘,说她偷情,便喝醉来闹事,那醉汉看他眉清目秀,就自认为他便是给他扣绿帽的奸夫,不由分说,一个拳头挥来。我心想,那琴师必定是一个文弱的男子,定不会些功夫,幸得我眼疾手快,截住了那一拳。随后,很多人上来劝走了那汉子。他平静地说道:“多谢”便赶紧看他的琴是否有污损,看他略焦急的样子,我道:“先生,是否有缺损,我在这江南有一个好兄弟,会修这琴,可愿?”他的朱唇好像在蠕动着什么,但还是答应了。
他说等这琴修好了,便邀我去听他的弹奏,只有我一人,为了感激我。我甚是欣喜,在那晚,我备了美酒,好菜,准备与他把酒当歌。
那晚,月亮很亮,映在湖面上很是漂亮。柔柔地月光照在他的脸上,我不禁愣住了,这不就是,天仙下凡嘛,虽说他一男子,但完全可以用美来形容他。那晚,我们相聊甚欢,我已经忘了我们聊了什么了,但我没忘的,是他曾说过,等来日,吾教汝弹琴。
后来,我和他就再也没有来日了。
忘记自我介绍了呢。我是一魔教教主的儿子,他们都喜欢叫我小魔王,可我不明白,为什么我一生出来就必须是坏的。我与父亲断绝了关系,可是,父亲殁了后,他们那些自称是正派之人动不动就想歪了,认为我会重拾魔衣,再做小魔王。我的心里只有烟花,美酒,还有江南。
但我没想到,他居然是正派之人来捉我的诱饵,被抓之时,我对他们说要他来处决我,我本以为他会不肯,可他欣然接受,他手起刀落,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世人只道魔教残忍,又怎知比魔教更残忍的是何物?

by風雲再起

评论(1)

热度(11)